<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
  •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42章 被淹死了

    第2042章 被淹死了

    這天晚上,倒是意外的平靜,墨十一以為,月楚林夫妻倆,總得在她見到肖安邦之前,再整點什么幺蛾子,不可能讓他們順順利利的見到肖安邦。

    卻沒想到,月楚林夫妻居然沒有再出手。

    墨十一早上甚至還問了朝景,是不是他的人直接把月楚林夫妻派來的人擋住了,朝景在村子附近安排了人手,聽到墨十一的詢問,他卻搖頭否認了:“沒有,昨晚的確風平浪靜,沒有人出現!”

    墨十一有些意外,她總覺得,這種平靜,有點不同尋常,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一般,處處透露著一股詭異。

    果然,吃完早飯,墨十一正打算跟朝家去肖安邦家再瞧瞧的時候,就聽到有人過來咣咣咣敲門。

    肖安成開了大門,朝景和墨十一就站在肖安成家的院子里,來的人是村子里的一個陌生人,對方語速很快:“六哥,你趕緊跟我走一趟,我聽說,肖安邦昨天下午出海,船不知道怎么被海浪打翻,他人淹死了,現在尸體就在鎮子上,還是早上被趕海的人發現的!”

    這話一出口,先不說肖安成的反應,墨十一和朝景,當即就愣住了。

    這一刻,墨十一立馬意識到,她之前感覺到的不對勁兒和詭異,到底從何而來了。

    月楚林夫妻不讓他們見肖安邦的話,也不只能從他們這邊下手,如果他們這邊太難對付的話,他們直接弄死肖安邦,豈不是更省事兒。

    只不過,肖安邦好歹是肖安亞的親哥哥,所以,墨十一之前就下意識的忽略了這種可能,可是,現在肖安邦死的這么蹊蹺,真的是所謂的船翻了,淹死了嗎?

    朝景和墨十一相視了一眼,倆人似乎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出了相似的懷疑。

    而肖安成那邊,他似乎也被震的不輕,他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提高聲音:“你說,安邦被淹死了?

    你沒逗我吧,他們家那種船,也能翻嗎?”

    來人沒好氣的開口道:“六哥,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如果經驗不足,遇到那種大浪避不開的話,什么船都有可能翻,而且,四哥這幾年養尊處優慣了,哪里出過海呀,他出海就是為了玩的,跟我們這些靠海生活的不一樣,我聽說,船翻了他應該是跳了海,但是,最終沒保住命,尸體最后被浪花沖到了沙灘上,今天早上才被發現的,根據鎮上的人說,他應該昨天下午就被淹死了,你也別愣著了,現在,我們本家得去倆人,先把四哥的尸體帶回來!”

    肖安成是個老實人,這種事情求到他頭上了,他基本也不會拒絕。

    肖安成點了點頭:“那你等等我,我去跟慧慧說一聲,我們就走!”

    來人點了點頭,肖安成就去找妻子說這話了。

    墨十一和朝景倆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墨十一問朝景:“這事兒,你怎么看?”

    朝景壓低聲音:“應該是淹死的,但是,究竟是主動淹死的,還是被動淹死的,就不得而知了,畢竟,當時在大海上出的事兒,具體的情況,誰又能知道呢!”

    墨十一的表情冷清,似乎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也沒什么影響一般。

    她想了想,開口道:“我們先跟肖安成去鎮子上看看,死的究竟是不是肖安邦,如果是,那我們再從肖安成這里問一問情況,肖柔兒之前不是說,她父親看到肖安邦當年扔孩子了么!”

    朝景點了點頭:“現在,只能這樣了!”

    話說,肖安成到現在,都不知道墨十一和朝景來海灣村的具體目的是什么,只不過,這倆人是女兒的救命恩人,所以,他們想要做什么,肖安成都是盡可能的配合。

    肖安成跟李慧慧說完話出來的時候,看到墨十一和朝景站在院子里說話,看到他出來,朝景直接道:“我跟你們走一趟吧!”

    肖安成一愣,他本來是想拒絕的,結果,他轉念一想,昨天下午,墨十一和朝景不就是去找肖安邦的嗎,現在,肖安邦人沒找到,人卻死了,所以,墨十一和朝景想要去看看情況,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

    想到這里,肖安成就直接答應下來:“也行!那我們現在就走,兩位沒什么意見吧!”

    墨十一搖搖頭:“沒意見,走吧,正好,坐我們的車過去!”

    肖安成點了點頭,來人更是松了口氣,對墨十一和朝景再三感謝,畢竟,他們去鎮子上,可不怎么方便,如果沒有車的話,就只能坐三摩了。

    只不過,看墨十一和朝景這倆人的穿著打扮和氣質,人就不是坐那種三馬子的人。

    想到這里,來人裂開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朝先生,墨小姐,我昨天下午就聽說過你們了,我是肖安成的兄弟,叫肖安平,你們喊我平子就行!”

    朝景點了點頭,拿著車鑰匙:“好的,我們先上車吧!”

    墨十一和朝景做事兒雷厲風行,也不廢話,上了車,朝景直接開車往鎮上而去。

    海灣村這邊距離最近的海港,就是海灣港,具體海灣村開車,大概一個小時就到了。

    肖安平是個很熱情的人,一路上,笑著跟墨十一和朝景介紹他們這邊的一些當地特色和風景。

    墨十一不怎么愛說話,朝景倒是隨口接幾句,也不讓肖安平冷場。

    很快,就到了鎮子上,等到肖安成和肖安平的身份被確認,警方才帶著他們去見肖安邦的尸體。

    尸體被泡了一晚上,泛白腫脹的厲害,只不過,肖安成和肖安平畢竟跟肖安邦是一個村子里的熟人,到底是不是對方,他們還是能很輕易辨別出來的。

    他們辨認了一翻,最后點頭確認,簽了字,就要把尸體領走。

    只不過,回去的時候,尸體是他們也不好意思裝在朝景車上,所以,他們喊了一輛專門裝尸體的車,給送回肖柔兒家去。

    回去的時候,肖安平和肖安成跟著尸體的車走,墨十一和朝景則自己開車回去。

    車上只剩下墨十一和朝景兩個人,朝景問她:“你看那個尸體,是肖安邦嗎?”

    墨十一看了他一眼,抿唇道:“應該沒錯,雖然尸體漲的厲害,但是,眉眼間,跟肖安亞還是有幾分像的!”

    既然已經確定對方死了,朝景問:“那我們接下來?

    繼續留在海灣村,還是走呢?”

    23qb.com

    塞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