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
  •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一十六章 書不會白背

    貢醫生背起雙手,自信道:“xi

    g腺、甲狀腺功能減退的跡象比較明顯,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的跡象也有,結合產后大出血的病史,席漢氏綜合征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馬振邦急切道:“那趕緊治療吧,再拖下去會不會出事?”

    貢醫生心里有些尷尬,剛才時間太短,也就看了個診斷,治療還沒看呢。

    再說度娘這玩意,偶爾應個急參考一下就算了,正經醫生誰敢跟它學治病,那不開玩笑嘛。

    至少也要找到教材,或者問過主任,才能正式用藥。

    他咳嗽一聲:“暫時還沒有確診,治療要慎重?!?

    馬振邦立刻搬出他最信任的王磊:“王醫生說可以診斷性治療?!?

    劉醫生也是個好面子的人,剛才匯報的時候根本沒提王磊,貢醫生疑惑道:“王醫生是誰?”

    馬振邦指指門:“他在外面,剛才你讓他出去了——就是他看出來有席那個綜合征的?!?

    王醫生先看出來的?

    貢醫生暗叫不妙,不滿地看向劉醫生。

    劉醫生無奈,只好解釋道:“他是謫仙醫院的醫生,確實是他先懷疑有席漢氏綜合征?!?

    貢醫生這個氣啊,你怎么不早說。

    他瞪了劉醫生一眼,過去打開門,露出笑容:“哪位是王醫生?”

    王磊走上一步,貢醫生趕緊打招呼:“王醫生,不好意思,剛才不知道你是同行?!?

    “沒事,謝院長的病情是暫時表面上穩定,隨時有可能發生垂體危象,要趕緊上激素,不能再拖下去了?!?

    垂體危象?

    貢醫生吃了一驚,這種危急重癥他還是有較深記憶的。

    “嗯,我們會立刻組織會診,確有必要的話,會上激素的?!?

    垂體危象四個字就像魔音繞耳,讓貢醫生不敢耽擱,馬上就快步走向辦公室。

    王磊見這邊已經沒自己的事,謝紅梅又早已睡著,便提出告辭。

    馬振邦請一位護工幫忙看護謝紅梅,自己一直送到停車場。

    站在車前,王磊第n次說道:“留步吧?!?

    馬振邦小意道:“王醫生,知道你工作忙,只是紅梅她生命垂危,我斗膽提個請求:我把病情變化、檢查情況、用藥情況發給你,麻煩你幫忙看一看可以嗎?”

    王磊點頭:“可以?!?

    “謝謝謝謝?!瘪R振邦面露笑容:“王醫生您真是胸懷寬廣?!?

    隨著馬振邦的感謝,王磊腦海里一聲鐘鳴。

    “鐺!”

    “牢守醫生本分,不計前嫌救人,醫德+1?!?

    寶貴的醫德漲了一點,總數達到31點,王磊卻沒有多大開心。

    要想完成自己攻克心衰等疑難雜癥的目標,差距太大了。

    跟馬振邦互加威信后,王磊跳上車。

    “再見!”馬振邦使勁揮手。

    車子都開出去老遠了,他還在后面揮手。

    王磊也把手伸出去,朝馬振邦揮了揮以示禮貌,等他縮回手時,卻感到氣氛不太對。

    來的時候,季醫生等男醫生天南海北胡吹瞎侃,李秋小方她們則嘰嘰喳喳聊女生話題,車內熱鬧了一路。

    現在卻一片安靜,李秋小方還總是偷摸摸地瞧著自己。

    “你們看什么?我臉上有花?”

    “嘻嘻,王醫生,你的臉比花好看?!?

    王磊一呆,這是在調戲本老板?

    李秋調笑一句,隨即正色道:“你在外面到底跟他們說了啥,他們那么信你?”

    小方也問道:“什么是席漢氏綜合征,謝院長真的是這病嗎?這病危險嗎?”

    副駕上的季醫生也回過頭來,劉醫生貢醫生好歹還學過這病,他卻壓根沒聽說過。

    關于謝紅梅夫妻的隱私內容自然不能說,王磊簡單解釋了一下席漢氏綜合征,最后說道:“如果及時進行激素替代治療,估計沒有危險?!?

    “沒有危險”四字出口,王磊發現除了代表病房應付差事的李秋外,車內其他人的臉色都明顯放松,小方更是興奮地叫道:“謝院長沒事了!太好了!”

    車內一片慶幸的聲音,連季醫生這種快要退休的老油條都說了個“好”字。

    王磊心里暗暗感嘆,雖然醫院里不喜歡謝紅梅的人很多,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終究是做了多年院長,謝紅梅攢下的香火情分可真不少。

    要不是自己有自上而下的強助、有不怕虧本的底氣、有鈔能力、有江婉柔打下的基礎,還真不一定能順利控股。

    “王醫生,你真好,”小方雙眼亮晶晶地看著王磊:“你怎么看出來有這病的?”

    怎么看出來的?還不是靠背熟了臨床醫學37本教材,才能在遇到每條蛛絲馬跡時,都能做盡量全面的聯想推理,不至于漏掉某個病。

    大學里拼命背書的情景掠過腦海,王磊簡單答道:“上學的時候學過?!?

    季醫生由衷地贊道:“科班出身確實厲害?!?

    王磊瞥了他一眼,聽陳瀾說過,季醫生吉醫生兩根老油條,以前從來都對醫學院校畢業的“科班生”不屑一顧的。

    他們認為這種科班生空有一肚子書,沒有豐富的經驗,也沒有靈活思考變通的能力,就是個書呆子。

    李秋說道:“那當然厲害了,難道五年書是白讀的嗎?”

    車內一片贊同聲,這些謝紅梅的鐵桿破天荒地對王磊產生了好感和佩服。

    季醫生也點頭贊同,然后加了一句:“經驗上來了就更好了?!?

    李秋撇了撇嘴,看著王磊向副駕呶呶嘴,然后做了個鬼臉。

    這李秋,都結婚了,居然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王磊朝她笑笑,轉頭看向窗外。

    山區的景色,讓他怎么看都看不厭。

    回到謫仙醫院,王磊頓時無事可做,被迫歲月靜好。

    閑坐到下午,他竟有些懷念起江婉柔那幼稚的畫畫游戲來了。

    正在發呆,忽然聽到門診部那邊似乎有人吵架。

    過了一會,喧囂聲越來越大,謝妍從護士辦公室跑過來,趴在窗前朝門診部張望,嘴里說道:“王磊,你不去看看?”

    王磊無奈地站起來。

    他最討厭這種事情,哪怕發呆,也比處理吵架舒服。

    本來這種事都是江婉柔在管,現在她去了江海藥業,副院長周興藝又休息在家,王磊實在沒辦法袖手旁觀。

    穿過小小的院子,王磊走進門診部,一眼就看見了一大堆人。

    這堆人里面,有兩個最為惹眼。

    一個是尹小丫,指手劃腳激動得很,嘴里大聲叫道:“關我什么事?她就是個精神病,想碰瓷我?做夢!”

    另一個是位肥胖的中年婦女,披頭散發雙手亂舞,嘴里大叫大嚷,聲音比尹小丫還高:“她害我,這醫生想害我!快抓她起來,讓蜀黍抓她!”

    塞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