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一十五章 初戀女神的容顏也會模糊

                  尹小丫怒沖沖道:“姐夫,你在干什么?”

                  馬振邦一看見她就來氣,反嗆道:“你問問你自己在干什么。你姐的本事沒學到幾分,跟江院長王醫生他們搗亂倒是起勁得很,人都被你給丟光了?!?

                  尹小丫被他罵得莫名其妙,指著自己鼻子說道:“姐夫,我是小丫,你罵我干什么?”

                  “罵的就是你,要是紅梅有個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

                  這下子,不光是尹小丫,屋內所有人都被他罵暈了。

                  李秋的目光在王磊身上使勁梭巡,馬振邦跟他出去說了幾句悄悄話就“叛變”了,這家伙到底有什么魔力?

                  罵完尹小丫,馬振邦對劉醫生說道:“劉醫生,麻煩您給我家紅梅做激素檢查?!?

                  劉醫生吃驚地看看他,又看看王磊。

                  怎么就把病人家屬給蠱惑成這樣了?

                  王磊這家伙,真的有魔力啊。

                  “馬先生你稍等。王醫生,要做哪些項目?”

                  醫生最怕的是病人不肯做檢查,最高興的就是病人主動要求檢查。

                  現在家屬都提出來了,劉醫生自然樂得順水推舟。

                  “全套檢測。甲功六項、xi

                  g激素六項、垂體全套、腎上腺全套……”

                  “這么多?你是懷疑垂體病變?有這可能性嗎?”

                  劉醫生終于理解了王磊的思路,卻還是不認同王磊的判斷。

                  教科書般的傷情、一元論的思維方式,全都明確無誤地告訴他:謝紅梅就是顱腦外傷導致的嗜睡。

                  他在懷疑王磊,被王磊準確說出許多隱私的馬振邦卻深信不疑。見劉醫生不相信,他著急地催促道:“劉醫生,不管可能不可能,我愿意查?!?

                  “這么多項目,可能要幾千塊錢的,醫保不能全部報銷?!?

                  馬振邦毫不猶豫道:“沒關系,自費也做?!?

                  劉醫生張了張嘴,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提醒道:“有的項目要好幾天才能出結果,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我們醫院只能做其中一小部分?!?

                  “時間再長也做。啊不行,王醫生,檢查時間太長,紅梅她會不會……”

                  王磊說道:“可以先試用激素,一邊治病,一邊還可以診斷性治療?!?

                  “好好好,那就拜托王醫生了?!?

                  見這兩人旁若無人地對話,完全不把自己這個床位醫生放在眼里,劉醫生的面色不禁有些難看。

                  王磊隨即轉向他,解釋道:“劉醫生,我懷疑她嗜睡的原因是席漢氏綜合征。雖然現在暫時生命體征平穩,但如果再不處理,有發生垂體危象的可能性?!?

                  席漢氏綜合征?劉醫生記得這么個病,但這是內分泌科范疇,縣醫院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而且以前婦產科技術差,這種病尚屬常見,現在產科技術進步很大,產后大出血少,這病已經比較少見。

                  基本上,只有在醫療條件落后的偏遠地區才會出現,大城市里,就算有產婦大出血,在迅速止血、大量輸血等措施下,也很難再發生席漢氏綜合征。

                  回想了一下,記不起這個病的細節,劉醫生不好意思請教王磊,只好問道:“理由呢?”

                  王磊看看眾人,答道:“劉醫生,我們借一步說話?!?

                  又來?

                  眾人的好奇心都快跳出來了。

                  尹小丫嚷嚷道:“到底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有本事就在這說?!?

                  馬振邦大怒。

                  這個蠢婆娘!要是放任她胡鬧下去,惹得王醫生不高興了怎么辦?誰來給我老婆治???

                  一想起老婆就是被她渣一樣的技術害得大出血,害得現在躺床上生死難料,還害得自己夫妻生活都沒了,馬振邦就氣得恨不能給她一巴掌。

                  可恨她終究是老婆的表妹,不能真的揍她。

                  馬振邦捏了捏拳頭,咬牙道:“閉嘴!這里的事不用你管,你快走吧?!?

                  “你,你趕我走?!”尹小丫不可置信地怒瞪馬振邦:“你沒搞錯吧,我是尹小丫,床上躺著的是我姐,你……”

                  她忽然轉向王磊:“姓王的,你到底搗了什么鬼,你是不是騙我姐夫了?”

                  王磊懶得理這蠢貨,徑自走向門外。

                  劉醫生跟著他出門,馬振邦對李秋說道:“李秋,麻煩你照顧一下紅梅?!?

                  李秋點頭:“好?!?

                  馬振邦隨即指指門外,對尹小丫說道:“你趕緊走,快走!”

                  “好好好,我走就走,我還懶得管你們?!?

                  尹小丫一跺腳,怒氣沖沖地跑了。

                  馬振邦松了口氣,趕緊去追王磊二人。

                  走到無人角落,馬振邦把那些隱私又跟劉醫生說了一遍,劉醫生聽得莫名其妙。

                  什么這稀疏、那萎縮的;什么閉經奶水少;甚至連那個地方極度干燥都出來了。

                  能靠這診斷疾???

                  但是王磊說得煞有介事,家屬又好像中了他的邪,極力要求按王磊說的辦,劉醫生自然不能一口否決。

                  好在他是個小住院,遇事不決可問主治。

                  劉醫生當即找到當班主治貢醫生:“貢醫生,你說27床謝紅梅有沒有可能是席漢氏綜合征?她有產后大出血病史,有便秘怕冷毛發稀疏……”

                  席漢氏綜合征?

                  貢醫生一愣,遙遠的記憶浮現在腦海。

                  想當初,我也是背過這個名詞解釋的。

                  我還深入了解了這個病的一切,考試的時候沒有丟分。

                  但現在……

                  就象我那高中時的初戀女神一樣,曾經我是那么的愛她,現在卻連她的容顏都有些模糊。

                  奔四的油膩小主治沉默了。

                  然后他吩咐道:“小劉,21床說腳痛,你去看一下?!?

                  劉醫生跑到21床,病人說道:“剛才痛了一下,現在好了?!?

                  劉醫生一看沒事,又走回辦公室。

                  剛進門,就見貢醫生低著頭不知在看什么。

                  聽到動靜,貢醫生抬頭一看,立馬慌亂地把手往兜里一揣。

                  劉醫生眼尖,看得清清楚楚,他手里抓著的,分明是手機。

                  貢醫生真怪,雖然說上班不允許玩手機,但我又不是什么領導,被我發現也不至于這么慌張吧?

                  貢醫生抽出手,嚴肅問道:“小劉,21床怎么樣?”

                  “哦,沒事?!?

                  “沒事就好,走,我們去查一下病人?!?

                  兩人來到病房,貢醫生把王磊這些閑雜人等全都趕了出去,就留下馬振邦一個人。

                  然后關上門,拉起簾子,給謝紅梅認真檢查起來。

                  檢查完畢,馬振邦問道:“貢醫生,怎么樣?”

                  欧美一级高清片变态,成人卡通一首页一闷骚寡,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