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
  •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一十四章 席漢氏綜合征

    病房內霎時冷場,好一會,尹小丫才反應過來,暴跳如雷道:“大家看看,這是人說的話嗎?姓王的就是個王八蛋!”

    王磊早就決定了要開除她,根本不屑跟她口舌之爭,對床位醫生說道:“劉醫生,謝院長做過什么檢查,激素測定做了嗎?”

    劉醫生目光復雜地看著王磊,他感覺王磊說得沒錯,憑什么只要道歉就必須被原諒?

    好人就應該被傷害,壞人占盡便宜后只要道個歉就行了,好人如果不原諒,反而成了好人的錯?

    但理是這個理,卻未免太冷血了點。

    聽到王磊的問話,他反問道:“沒做。顱腦外傷需要做激素測定?”

    “我懷疑嗜睡不是由于顱腦損傷引起?!?

    “那是什么?”

    “要檢查下來才能確定?!?

    要不是病房內氣氛嚴肅,劉醫生差點笑出聲來。

    明確的車禍頭部受傷史、ct上清晰的顱腦損傷表現、昏迷+嗜睡癥狀,這是再確定不過的診斷,已經完全符合教科書上的診斷標準了。

    然后你跟我說誤診了,是別的病引起了嗜睡?

    你是想推翻教科書?

    “王醫生,你是認為顱腦損傷誤診了?”

    王磊搖頭:“顱腦損傷的診斷明確無誤,但不足以解釋嗜睡,要尋找別的可能性?!?

    他伸手指著謝紅梅的頭部:“你看她的頭發和眉毛,不覺得太稀疏了嗎?”

    劉醫生不以為然:“這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有的人還禿了呢,能說明什么問題?!?

    “她有便秘、畏寒、乏力、食欲不振、記憶力下降?!?

    劉醫生有點不耐煩了:“這些我知道,家屬提供過病史。但這些癥狀沒有特征性,也沒有太大意義,最多算是亞健康狀態。王醫生你到底想說什么?”

    王磊驚訝地看著他,你憑什么敢說是亞健康狀態?縣醫院的水平這么差嗎?

    還是說這位劉醫生比較差?

    “劉醫生,這些癥狀單獨看確實意義不大,但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就要警惕了?!?

    劉醫生不置可否,但既然有人提出要進一步檢查,卻也不好反對,要不然,萬一病人有個什么事,家屬就會借此找茬了。

    王磊見他不吭氣,又轉向謝紅梅老公馬振邦:“能借一步說話嗎?”

    馬振邦對王磊的不肯原諒很生氣,淡淡道:“什么事,王醫生有話直說?!?

    “關系到謝院長身體,但是不太方便,最好是單獨說?!?

    尹小丫叫道:“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你不是不肯原諒嗎?還假裝關心我姐干什么?”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王磊淡淡道:“不愿意原諒的是王磊,關心病人身體的是王醫生?!?

    尹小丫呆了一呆,她的智商一直被謝紅梅嫌棄,這句話雖然并不復雜,她卻一時不能理解。

    王磊不再理睬她,又對馬振邦說道:“馬先生,我是醫生,就病論病,不會因為個人看法而影響診治。希望你能和我單獨談談?!?

    代表病房護士來看望的李秋趕緊說道:“王醫生水平很高的,醫德也高,你還是和他談談吧?!?

    李秋的信譽還是不錯的,馬振邦終于點頭,和王磊走到無人處。

    王磊問道:“馬先生,她的腋毛、yi

    毛是不是也很少?”

    雖然王磊自己能看到,但為了之后的詢問不顯得突兀,他還是選擇循序漸進地提問。

    “是很少,你怎么猜到的,這有問題嗎?”

    “她的胸部是不是也明顯萎縮?”

    馬振邦再次點頭:“是的?!?

    “聽說幾年前你們生了二胎,當時奶水是不是很少?”

    見王磊說得這么準確,絕非“猜”能解釋,馬振邦的神色漸漸鄭重起來:“基本上沒奶,都是喂奶粉?!?

    “生二胎的時候是不是很多?”

    “多。小丫說多得嚇人,好在后來止住了?!?

    “她的月事是不是已經沒了?”

    “對,生完二胎后就沒了?!?

    王磊點點頭,繼續問道:“你們的夫妻生活怎么樣?”

    馬振邦愕然道:“這跟她的病有關系?”

    “如果我的推論沒錯的話,應該有關系?!?

    馬振邦無奈道:“我們基本上沒有夫妻生活?!?

    “原因是什么?”

    馬振邦張了張嘴,就算是油膩中年男人,被人追問這個也有些難堪。

    想了想,他還是答道:“這個,工作忙,身體不太好,有時候心情不好,原因很多?!?

    “馬先生,我就直說了,是不是你有欲望,而她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稍稍頓了頓,王磊又問道:“她的那里是不是特別干燥,以致于都無法完成cha入?”

    馬振邦瞪大了雙眼,既有難堪,更有震撼。

    “這……王醫生,你怎么知道的?”

    “推理。好了,如果確實是這樣的話,我想我知道她的嗜睡究竟是什么原因了?!?

    “什么原因?難道真的不是因為車禍?”

    王磊胸有成竹地答道:“是因為車禍,車禍的損傷導致了機體應激,讓她原先的病情驟然加重,這才會進入嗜睡狀態?!?

    “而她原先的病情,應該是垂體病變?!?

    “垂體病變有多種,我高度懷疑是‘席漢氏綜合征’?!?

    馬振邦迷茫地重復:“‘席漢氏綜合征’,這是什么???”

    “一種產后大出血導致的垂體病變。垂體是人體激素調控中心,它不能正常調控的話,多種激素缺乏,就會出現謝院長這種情況?!?

    “產后大出血?都是小丫學藝不精鬧的!”馬振邦懊惱地一拍大腿:“早知道就不讓小丫給接生了。唉,她本事沒學到,脾氣倒是大得很?!?

    埋怨過尹小丫,馬振邦緊張地追問:“那現在怎么辦,這個病要緊嗎?”

    王磊繞口令般地答道:“說要緊也不要緊,說不要緊也要緊,全看是不是能及時正確處理?!?

    “這種病,處理得好,可以正常生活;處理得不好,出現垂體危象,死亡率很高?!?

    “象這一次,其實就在鬼門關上打轉了。不過運氣還好,沒有出現真正的垂體危象,還有救?!?

    馬振邦急切地問道:“怎么救?”

    “很簡單,這病就是激素缺乏,補充激素就行了?!?

    “好好好,要怎么補?王醫生你跟劉醫生他們說說?”

    王磊搖頭:“目前為止還僅僅是我的推理,確診需要依靠激素測定。這病的治療也不難,劉醫生他們會懂的?!?

    馬振邦連連搖頭:“他們不懂,要是懂,紅梅也不至于到這一步。一院專家也是騙人的,他們同樣說是顱腦損傷,沒有一個人看出席那個什么綜合征?!?

    “先檢查再說吧,”王磊抬步走向病房,想了想,幫一院挽尊道:“一院專家水平肯定是有的,只不過席漢氏綜合征比較隱蔽。再說又剛好有車禍摻雜在里頭,就更容易漏診了?!?

    馬振邦緊緊跟在后面,嘴里恭維道:“反正肯定不如王醫生你。他們看這么多天了,檢查做了那么多,卻啥用都沒有?!?

    “而王醫生看了一會,就知道是什么病,說的癥狀全對,就跟親眼看到了一樣,太強了?!?

    “王醫生你醫術高,醫德更高,我家紅梅這么對你,你還愿意救她,真是,真是讓我又感激,又慚愧?!?

    他一路夸回病房,對王磊之尊重,簡直就像小輩對待長輩一樣,屋內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訝地瞪圓了眼睛。

    塞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