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24章群雄匯聚!

                  第724章群雄匯聚!

                  白輕煙已經是人仙,而且是頂尖人仙。

                  她的璀璨,讓六道一脈都側目,遠超以往的六道圣天女。

                  若是此次名額不給白幽幽,那必然是她的。

                  不過白輕煙清楚,自己能有今日的蛻變,多虧了陳非寒的那滴精血,以及留在她體內的大道。

                  那孩子的恩情一輩子都還不清啊……

                  白輕煙想著,對陳非寒的思念越發加深。

                  “輕煙,帶著幽幽去見見各脈系的修士?!?

                  白溪出聲。

                  “好?!?

                  丹城中心,丹帝宮。

                  平日有些清冷的丹帝宮,今日卻是來了不少氣息鼎盛的修士。

                  祝丹兮是丹帝一脈年輕一輩天賦極好的小輩。

                  還是少女的祝丹兮被丹帝一脈的長輩極為看重,不過她的修行天賦也只是不錯。

                  真正強的是她煉丹造詣。

                  有人說,她的修行境界或許不會太高,但她的丹道將超越丹帝!

                  究其原因,是因為她還在娘胎的時候,她手中就攥著一枚仙文。

                  丹!

                  這枚仙文伴隨著祝丹兮出生,這在第五代人皇柱這邊是轟動性的。

                  盡管遠古,太古時代也有人帶著仙文出生,但那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

                  當代,祝丹兮是第一個!

                  而且這枚仙文與他們丹帝一脈是那般符合,理所當然的,祝丹兮成了丹帝一脈的寵兒。

                  這次辰宿殿開啟,她的師傅天丹老人,丹帝一脈仙尊力排眾議,給她搶到了這個名額。

                  今日。

                  祝丹兮則是隨著天丹老人在丹帝宮,迎接一個個從四面八方到來的強大修士。

                  她臉上帶著恭謹,乖乖站在天丹老人身后,眼珠子卻是亂撞,好奇的打量著來人。

                  這次來的,可都是圣荒的頂尖強者,或驚艷天驕。

                  “丹兮,這是圣緲一脈,雪天緲仙尊?!?

                  天丹老人介紹著。

                  “雪仙尊好?!?

                  祝丹兮乖巧的一拜,眼眸好奇的看著眼前清冷卻雍容華貴的女子。

                  尤其是是雪天緲的云鬢鳳釵,更讓她驚艷,沒想到女子的頭發竟能打扮的這么好看,這讓她也有些羨慕。

                  “天丹,這就是你們這一脈的天才少女吧?!?

                  雪天緲出聲,聲音穩重清冷。

                  “對?!?

                  天丹老人輕笑,眼中帶著些許驕傲。

                  “不錯?!?

                  雪天緲頷首,走入丹帝宮,這次圣緲一脈的辰宿殿名額由她前往。

                  相比六道一脈的白幽幽,丹帝一脈的祝丹兮,她才是最正常的選擇。

                  而接下來,各脈修士也是陸續到來。

                  “丹緒,這位是虛空帝一脈的天虛仙尊,與我是多年的好友,你可以喊他一聲天虛伯伯?!?

                  “血帝一脈,青血仙尊?!?

                  “羅天帝第二徒弟,山劍仙尊!”

                  “塵帝一脈,九塵仙尊。

                  丹緒,他可是塵帝大人的兒子。

                  當年為了塵帝大人能凝聚道果,甘心化為一粒塵沙。

                  過了三萬年,塵帝大人才將他復活。

                  丹緒,要保持敬重……”

                  一個個強大的修士到來,看的祝丹兮真的是目不暇接,內心生出人族好強的想法。

                  這些,自然就是來參悟仙文的!

                  不過,這僅僅開始。

                  比如祝丹兮熟悉的戰王帝脈夜王仙尊,羽帝脈龍羽仙尊,青帝脈韓風仙尊,玄黃帝脈鎮靈仙尊,黑帝脈水華仙尊……很多第五代人皇柱這邊的強者都來了。

                  一些一脈單傳的帝脈,也來了不少強者。

                  如星帝一脈的天辰仙尊,他是葉星塵的師傅,實力極其恐怖,在仙尊中都是頂尖。

                  還有風帝一脈的風舞仙尊,是個如風的女子。

                  她的到來,讓丹帝宮都有清風吹拂。

                  祝丹兮發現這類一脈單傳的脈系并不多,但一個個實力都是頂尖。

                  人王脈系那邊也是,像千秋人王,天機人王這類一脈單傳的脈系都很強很強。

                  不過祝丹兮發現,天機一脈這次來的并不是仙尊,而是李玄機。

                  對于這個溫和的青年,祝丹兮很有好感。

                  至于其他繁盛的人王脈系來的大多是仙尊,像東凰的凰月仙尊,神拳的傾城仙尊,祭劍的斷劍仙尊,天誅的朱天啟……

                  在丹城無人察覺下,一個個頂尖的強者紛紛匯聚到了這里。

                  讓祝丹兮印象深刻的是,傾城仙尊真的賊漂亮,羨慕。

                  還有須彌一脈來的是小道姑柳青衣,她師傅天丹老人還讓她和柳青衣好好相處。

                  讓祝丹兮最驚訝的是,六道一脈竟是個小女孩,據說是六道圣天女的女兒,可她看不出什么不凡。

                  只不過,她的師傅讓她要對小女孩保持足夠的友好,不能惹她生氣……

                  天丹老人說這話時很鄭重,祝丹兮很不理解。

                  當然,她師傅天丹老人實力雖不怎么樣,但活的真的很久了,朋友很多。

                  天丹老人是丹帝一脈最年長的,在遠古時代就撐起了丹帝一脈……

                  而總體而言,這些人族修士都讓祝丹兮很有好感。

                  直到…她見到一個她師傅都笑罵滾粗的糟老頭。

                  “這么久不見,都以為你小子嗝屁了?!?

                  天丹老人感慨。

                  “這哪能啊?!?

                  布衣老頭大笑,正是帝神霄。

                  他好像變強了,周身大道有些不平穩。

                  不過,天丹老人看著卻頗為高興。

                  “滾進去吧?!?

                  他笑罵。

                  “咦,這小女娃娃有丹帝之姿啊,丹老頭,要不讓給我……啊,我就說說,嘮嘮嗑總行吧?!?

                  帝老頭就大咧咧的站在祝丹兮邊上,嘖嘖稱奇的說著。

                  老頭雖在夸獎她,但祝丹兮覺得這糟老頭滿嘴沒句真話,虛偽的很。

                  不過,天丹老人只是罵了句‘德性’,竟也不阻止他和自己交談……

                  而這時。

                  一個年輕人走了進去,天丹老人叫了聲,他也只是微微頷首,冷得很。

                  “這小子誰啊?!?

                  帝老頭撇嘴:“挺囂張?!?

                  “冰帝許氏一脈的許天華,的確天賦縱橫,冰帝都極其看好,但品性似乎不怎么樣?!?

                  天丹老人笑笑,哪會在意小輩的態度。

                  祝丹兮也撇嘴看著,就很不喜歡。

                  過了一段時間。

                  人差不多齊了。

                  “好了,進去吧?!?

                  天丹老人說道,但卻是一頓。

                  不遠處,一個青年趕來,是陳非寒。

                  本來他想直接進去的,但沒想到還要來這邊報道過,所以才姍姍來遲。

                  “等下?!?

                  陳非寒跑來。

                  天丹老人訝然,陌生的很。

                  “你是誰?”

                  他問。

                  “天帝衛?!?

                  陳非寒掏出一塊玉牌,是帝靈給他的。

                  天丹老人頓時看向邊上帝老頭。

                  帝老頭怔怔看著陳非寒,有些熟悉,因為他換了臉,一下沒認出來。

                  但……

                  陳非寒看到他,眼睛驟然一亮,下意識開口:“前輩,我,我啊……”

                  帝老頭:“……”

                  他只覺天雷轟轟,差點沒忍住就罵娘了。

                  原來是你這二狗子!

                  每次見面都換臉,有病吧!

                  帝老頭黑著臉,懶得搭理,只是心中也不解陳非寒怎么會和帝靈扯上關系。

                  要知道他這次能來,也是多虧了帝靈。

                  “原來認識?!?

                  天丹老人笑笑:“那進去吧?!?

                  至于陳非寒的身份,他以為是天帝城某個他不認得的天驕。

                  畢竟圣荒的天驕太多了,老一輩他大多認識,年輕一輩是真的認不全。

                  陳非寒很自然的走到了帝老頭邊上,就差勾肩搭背。

                  不過。

                  陳非寒看了眼祝丹兮,眼神莫名。

                  這少女竟藏著仙文,稀奇……

                  祝丹兮眼皮跳了跳,竟有種被陳非寒看光的錯覺,這讓她下意識護胸,還瞪了眼陳非寒。

                  不過即使如此,她內心竟是出奇的沒有感覺不滿或者惡心。

                  相反,她很好奇這個陌生的青年。

                  “前輩,多日不見,甚是想念啊?!?

                  陳非寒小聲嘿嘿笑。

                  “我也是?!?

                  帝老頭一字一頓,頗有些咬牙切齒。

                  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狗東西搶了他三次,現在他實力慢慢恢復了,以后肯定要好好坑回來。

                  “嘿嘿?!?

                  陳非寒得意一笑,這是他來到圣荒后最歡樂的事情了。

                  可惜老頭實力似乎恢復了,以后很長一段時間應該沒機會了。

                  不過不要緊,再讓他茍一段時間,他還是能見一次搶一次……

                  很快。

                  他們走入丹帝宮。

                  其中修士不少看了過來。

                  天丹老人,帝老頭他們神色自若。

                  陳非寒臉卻是下意識一僵,有種掉頭就跑的沖動。

                  白幽幽,白輕煙,凰月仙尊,傾城仙尊……麻蛋,好多富婆…呸,熟人!

                  陳非寒額頭有細密冷汗流下,萬萬沒想到這丹帝宮這么兇險。

                  淡定,淡定!

                  陳非寒強迫自己面帶微笑,神態自若……

                  不過也沒什么人關注他,眾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帝老頭身上。

                  “天帝一脈,帝神霄?!?

                  雪天緲低語。

                  三千年前,帝神霄橫空出世,驚艷了圣荒。

                  當然,天帝被譽為遠古第一帝,他的傳承者一旦出現那都是萬眾矚目的。

                  可惜帝神霄卻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就是消失無蹤。

                  有人說他走火入魔,也有人說他死了,眾說紛紜。

                  此次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自然讓他們驚訝。

                  “當年帝神霄只是個年輕天驕,但現在卻有種洗凈鉛華的感覺。

                  看來,他這消失的三千年成長了很多?!?

                  不少老一輩修士都是頷首。

                  陳非寒看了他一眼,倒是不意外。

                  這次相見,陳非寒明顯察覺到了老頭身上玄妙的氣息。

                  “天帝一脈凝聚多枚道果而修,不過道果之間都有一定的聯系。

                  簡單而言,天帝一脈并不像其他脈系般有特定大道。

                  天帝脈系可以是火之道,也可以是水之道!”

                  陳非寒想著帝靈曾跟他說過的天帝大道!

                  “而天帝一脈的強大,就是在一種屬性上創造各種大道。

                  比如火之道,創造出血火,陽火,陰火等等,然后各自凝聚道果,這就是天帝一脈!”

                  乍聽這等修道方式,陳非寒也是驚嘆遠古天帝的驚艷絕倫。

                  帝靈也曾透露,要不是他修的太雜,完全可以將他當天帝傳承者來培養。

                  當然,帝靈也驕傲的說天帝老爺凝聚了史無前例的九顆道果,他陳非寒這輩子都沒希望……

                  而就在陳非寒遐想之際。

                  一位大帝來了!

                  梵帝!

                  以梵文凝聚道果!

                  在當世圣荒,他顯然是對仙文參悟最深的。

                  歷次辰宿殿開啟,都是由他主持的!

                  欧美一级高清片变态,成人卡通一首页一闷骚寡,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