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章 終身大事

                  月亮高掛,繁星點點。樓明軒和祁寧依舊在屋外篝火前。

                  “郡主,夜已深,你睡屋里,我在屋外守著?!?

                  “不,你在哪我便在哪?!逼顚庪p手托腮,凝視著樓明軒。

                  樓明軒慌忙起身,坐在屋外臺階上,側靠欄桿。

                  祁寧也跟著坐在樓明軒身旁,繼續著雙手托腮。

                  “郡主,如此,便都睡不了?!?

                  “不睡便不睡,明日就要回宮了,到了宮中,想見樓大人一面怕是不易?!?

                  “郡主,你想說什么?”樓明軒直接了當,索性今夜將話說個透徹。

                  “樓明軒,很明顯不是嗎?我心儀你?!?

                  “郡主,前幾日里已與你提及過,我有心上之人,只是現在不在我身邊罷了,還請郡主自重?!?

                  祁寧再未說什么,但她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談話不歡而散,祁寧走進屋內,關上了門。

                  樓明軒繼續坐在原地,望著這繁星點點的夜空。

                  早上。

                  陰云密布,不久,便落下了綿綿細雨。

                  祁寧打開房門,走了出來。樓明軒還在睡夢中,也因有屋檐的照拂,他并未淋濕。

                  祁寧悄聲坐在他的身旁,昨夜坐過的位置。輕輕晃動著樓明軒的胳膊。

                  “樓大人,該走了?!?

                  樓明軒睜眼,祁寧的臉貼得極近,仔細端詳著他。

                  他本能往后一閃,“好?!?

                  說罷,將祁寧抱著輕輕點水踏過湖面,加上這綿綿細雨落入湖面時的漣漪,甚是應景。

                  落地,樓明軒將祁寧放下,“郡主,雨下得越來越大了,不如找個地方先躲著,待雨停了再走也不遲?!?

                  樓明軒四處張望,找尋著可躲雨的地方。

                  “不用找了,跟我來,前面不遠有個山洞?!逼顚幷f。

                  祁寧小跑著在前,樓明軒跟隨著。

                  不久,便已到了山洞,二人進入。

                  洞內卻有一行人,聽到有人跑入的聲音,全部起身。其中一人甚是謹慎,小聲說:“先分散開?!?

                  祁寧和樓明軒快要進入洞內時,首先看到的是那團篝火,那一行人未并來得及將火撲滅。

                  二人相視,祁寧一個手勢,示意樓明軒出洞。

                  一白衣男子搭著二人的后背,“來都來了,還想去哪兒?”

                  二人轉身,一面容清秀的男人露出一抹邪笑。

                  “你想怎樣?”祁寧問。

                  這便與白衣男人打了起來,然而祁寧并不是白衣男子的對手。樓明軒出手,正當白衣男人不敵時,洞內出現約摸十幾人。

                  樓明軒將祁寧拉至身后,“各位,我們二人并未想叨擾各位,只是躲雨而已,如若不便,我二人可自行離開?!?

                  “可以啊,只是,你可以走,小娘子留下。誰讓她方才那樣兇?!?

                  “我二人一起來,便一起走。公子如此說,那便對不住了?!睒敲鬈幇纬鰟?。

                  十幾人中走來一位老者,“我們公子那是開玩笑的,若是二位不嫌棄,大可進洞躲雨,若是二位想離開,那便離開吧?!?

                  樓明軒拉著祁寧出了洞,此時雨已停,二人去往楚城城中。

                  樓明軒在前,祁寧在后。

                  祁寧看著樓明軒的背影,想到方才他將自己拉至身后的樣子,不由得笑了。

                  樓明軒轉身,“怎么了?”

                  “沒事?!?

                  到了楚王府之后,歇息沒多久,一行人啟程回宮。

                  一路上,祁寧找許多借口拖延,她只想晚點回宮。

                  離開楚城的第二日,祁寧提出要去附近的青川城逛逛。樓明軒和李暮拗不過祁寧,只得答應前往。

                  錦衣衛的人加上郡主的下人們共計十余人,這十余人在青川城內顯得格外惹眼。

                  這里與楚城和林陽城根本沒法比,可能是被戰事牽連,這里的人對外來人都十分敏感。再者,他們的著裝一看便知是有身份之人,與這里的貧瘠格格不入。

                  李暮提醒祁寧,“郡主,還是早些離開這里吧。早日回宮為上?!?

                  “幾年前的青川不是這個樣子的,這里怎么會變成這般景象?”祁寧并未聽進去李暮的話,自管自發著感嘆。

                  “郡主,戰事之后往往就是如此??ぶ?,還是聽屬下的,離開吧?!?

                  祁寧讓玲兒將銀兩給了一群孩子,這些孩子個個蓬頭垢面,衣著破破爛爛,他們已成為孤兒,沒法子,只得淪為乞丐。戰爭讓他們失去至親之人。

                  青川,乃商業重鎮,但卻也不幸,正因是重鎮,這里被侵襲、搜刮成此般模樣。

                  祁寧聽進了李暮的話,坐回馬車,一行人轉頭離開青川。祁寧清楚地知道,憑她一已之力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自打離開青川,祁寧再也不鬧了,整個人變得安靜下來。

                  ......

                  快到林陽城時,祁寧掀開簾子,“樓大人,林陽城快到了?!?

                  祁寧的眼神中充滿著不愿、不舍。

                  “是?!睒敲鬈幍亓司?。

                  回宮,對祁寧而言,意味著她與樓明軒之間身份的差別、意味著她想見他一面都很難,哪怕是她可以半夜偷偷出來,但遠不及這些日子里以來的朝夕相處。

                  入宮后,祁寧回了靜怡殿。

                  樓明軒則去到皇帝那里復命,匯報這幾日以來的細節,這也是臨行前,皇帝特意叮囑的。

                  復命后,樓明軒正欲離開,祁寧走進大殿。

                  祁寧回宮后,速速回了靜怡殿梳洗一番,這便匆匆來到大殿,名為想念皇叔,實為想再見見樓明軒。

                  “郡主?!睒敲鬈幮卸Y。

                  “嗯,一路上有樓大人護送,安心許多?!?

                  “這都是屬下應該做的,屬下告退?!?

                  這一個行禮,這一句句官方、刻板的話語,刺到了祁寧。

                  待樓明軒離開后,祁寧跪在地上。

                  皇帝馬上走過來,扶起祁寧,“寧兒,這是?”

                  “寧兒有兩件事,還請皇叔允準?!?

                  “說吧?!?

                  “皇叔,這第一件事,此次經過青川,寧兒見到了百姓們的疾苦,還請皇叔下令想想法子?!?

                  “嗯,此事,皇叔已下令派人前去了,怕是此時剛到青川。這第二件事呢?”

                  “皇叔,這第二件事和寧兒的終生大事有關......”

                  話音未落,皇帝已然猜到。

                  “怕是和樓明軒有關吧?”

                  “正是?!?/p>

                  欧美一级高清片变态,成人卡通一首页一闷骚寡,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