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年末諸事

                  許多劫掠來的越南和朝鮮民眾如鄭敏一般遭遇,被隨機打混后分作幾批,在明軍的護送下前往內文社附近開墾荒地。

                  同時根據曾陸相的建議,鄭克臧安排禮部官員前往內文社興修學堂,鼓勵內文社的孩童入學,給予入學家庭優厚的補貼獎勵。

                  他還頒布了詔令,下令長期在內文社收購山中生番奴隸, 詔令中開出的價碼對內文社的民眾來說十分優厚,基本上只要能捕獲兩個番奴,全家一年的生活就有了著落。

                  但詔令中明令要求收的是山脈東部的生番,山脈西部與明鄭關系交好的生番不在此列,若被發現逮捕的奴隸來自西部山區,不僅沒有獎賞還會處以懲戒。

                  明鄭每年與西部山區生番交易皮貨、樟腦等物,利潤巨大,沒必要非得把人弄出來種地。

                  這兩道命令都是鄭克臧借由教學之名忽悠曼蘭波安簽署的, 命令傳回內文社后引起了賽德越比的不滿。

                  他不能明著反對女王的詔令,只好明里暗里施些小手段阻撓詔令的實施。

                  但都是無用功,面對重利的誘惑,總有人勇于嘗試成了第一批獲利者,有了榜樣后大家再無疑慮,爭相前往山中碰運氣看能否捕獲到番奴。

                  而對阻礙詔令實施的賽德越比,內文社的民眾也越發不滿,賽德越比是有苦在心口難言,心中不斷痛罵曾陸相和鄭克臧,當初說好的事都是鬼扯。

                  曾陸相要是知道肯定會覺得冤枉,按當初達成的條件,賽德越比在大婚之后確實受到了女王暫攝政務的命令,是你自己不站在廣大人民的立場上辦事,失了民心怎么能怨別人呢。

                  隨著越來越多的民眾進山逮捕番奴,內文社的許多良田被荒廢,年末時經過賽德越比統計,明年的糧食已經無法自給自足了。

                  鄭克臧表示不用擔心,東寧內文一家人, 都幫你們考慮好了。

                  內文社周圍遷去的朝鮮和越南移民正在加緊開墾,預計明年就能有產出,直接就近貼補給內文社缺糧的家庭,全部免費,分文不收。

                  這道命令一下,大家的捕奴熱情更加高漲,許多人全家老小齊上陣,更多的糧田被廢棄,把賽德越比愁的直上火,嘴上長了好幾個泡。

                  大家都是一家人,鄭克臧見賽德越比又有困難怎能不為其分憂,他直接下令劃撥了一批越南移民來幫助忙于捕獵的內文社眾人種田,每家只需掏兩成收成作為租金即可。

                  同時聽說賽德越比心憂國事,人都憔悴了很多,鄭克臧心中不忍,他從當初私下拜托曾陸相轉送賀禮的內文社官員名單中挑出了幾個老資歷的官員,讓女王下令給他們升官,肩上加加擔子, 幫助賽大人多分擔分擔。

                  這條詔令真的是鄭克臧在教自家夫人為君之道, 天地良心,絕沒有其他私心。

                  ……

                  東寧這邊,隨著軍械司人手規模不斷擴大,加上有水利之便,生產效率大增,鄭克臧又在李景和謝安生的建議下,針對工匠們制定了具體的獎懲制度。

                  按照規定,工匠中凡有技術改良革新者,視其貢獻大小可酌情授予官職。

                  同時他還借鑒了后世的專利保護,制定了一套專利爵位制度,工匠中凡有重大技術發明者除授官外還可以獲得專利,每年根據新技術的應用量,戶部會從國庫中劃撥出相應量的專利費用進行獎賞。

                  至于為什么叫專利爵位,因為這個專利等級是按此時人門熟悉的公侯伯子來劃分的,越重要的技術發明等級就越高。

                  侯級專利所獲得專利費自然要比伯級的更多,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專利可以世襲,只不過需要每傳襲一次便要降一級,理論上說一家人最多四代之后,便再無法獲得專利費了。

                  雖然遠遠比不上正兒八經世襲罔替的爵位,但對這些匠人來說也是值得他們瘋狂的優厚條件了,大家都卯足了勁想要有所創新。

                  但受制于教育程度,大部分工匠的創新僅僅停留在改良階段,充其量能封個官,若說真正的技術發明那是一個也沒有。

                  有感于此,借著教育改革的東風,鄭克臧又組建了專門針對工匠的夜校,鼓勵工匠們在輪休時進行理論學習。

                  第一任負責授課的便是謝安生,深感責任重大的他在鄭克臧的指導下找到了明末徐光啟等人翻譯的諸多西方自然科學書籍。

                  他邊學習邊教學,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他就會跑到軍校中找那幾個有物理學基礎的洋教官進行請教,很有不恥下問的精神。

                  在種種措施下,軍械司上下爆發出巨大的熱情,東寧銃、艦載火炮、陸上火炮等軍器源源不斷地被生產出來。

                  而隨著東寧銃的大量生產,又經過神機鎮的驗證證明只要勤加訓練,東寧銃完全可以大量裝備使用,于是明鄭軍中也逐步開始對火銃換裝,最先開始的便是水師。

                  隨著許多水師軍鎮換上了新的東寧銃,大量的鳥銃、倭銃被淘汰,本著不浪費的原則,鄭克臧將一部分淘汰的火銃賣給了內文社以提高他們的捕奴效率。

                  另一部分交易給了西部山區的生番們,降低他們的打獵門檻,自從有了火銃,稍加訓練后,五大三粗的番女們也可以跟著自家男人一起上陣狩獵,效率大大提高。

                  后續東寧還可以源源不斷地賣火藥和鉛彈給他們,來填補因為吸引番童入學而讓渡的那部分利潤。

                  等到水師軍鎮全部換上東寧銃后,時間不知不覺已來到了年末。

                  約翰遜那邊再次傳來喜訊,第三艘和第四艘蓋倫船前后腳建造完成,同時下水進行了試航。

                  加上之前的破虜號和被鄭克臧命名為興鄭號的第二艘蓋倫船,總計四艘蓋倫船配上八艘新建好的大鳥船,又從水師中調佩了若干熕船、趕繒船被鄭克臧單獨編為一個軍鎮,取名為破虜鎮。

                  經江勝推薦由水師副提督邱輝直轄,進行演練和實戰訓練。

                  而在約翰遜的再三堅持下,第三艘和第四艘蓋倫船分別被命名為東寧王妃號和東寧夫人號,陳妃和曼蘭夫人聽聞后十分開心,分別陪著鄭克臧參加了兩艘船的下水試航儀式。

                  看著高興的王妃和夫人,鄭克臧也被帶動的心情很好,再次厚賞了約翰遜,等回過神來后他才驚覺這約翰遜深得夫人路線的精髓啊。

                  以后得防著點這廝。

                  23qb.com

                  欧美一级高清片变态,成人卡通一首页一闷骚寡,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em id="ffjpr"></em>

                            <address id="ffjp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