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
  • 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10章 重回平靜

    元卿凌回去之前,楊如海找她談過關于之前研發的藥,已經臨床了,開了實驗組,一切只等數據出來。

    楊如海的話是安慰元卿凌,哪怕奶奶的病復發,哪怕最后用靶向藥耐藥了,也還有這藥兜底,讓她放心,也感謝她的付出。

    元卿凌十分汗顏,“不是我的功勞,雖然是我帶的組,但出力最多的不是我?!?

    “是你的功勞,不必否定,你帶的組這些年研發了很多新藥,造福了不少人,沒有你做主心骨,他們要走許多彎路,甚至未必能成功?!?

    元卿凌眼底充滿了期望,“真的希望人世間所有的病都有對癥的藥可以用?!?

    “那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但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有人在為之付出,且一輩子就做這個事情?!?

    楊如海對這些人致意最高的敬意,他們日復一日的堅持,失敗了無數次依舊不放棄,最終都有所成就的。

    回到北唐之后,宇文皓和元卿凌先去了肅王府,安定一下大家的心。

    聽到豬弟姐病了,大家很擔心,但是聽到說治療有效果,而且很快要回來,大家的心又緩緩放下,繼續忙活他們的事,等待豬弟姐的回歸。

    喜嬤嬤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只是依舊在褚老的盯視下,繼續養著身體,看褚老的堅決,喜嬤嬤以后就是十指不沾陽春一水了,想下廚做頓飯都被嚴厲禁止。

    肅王府里沒有伺候的下人,他們認為沒有必要花銀子養下人,年輕時候就是這樣了,衣裳,做飯,全部都是自己來,還分組搞王府里的衛生。

    而且,就連下廚做飯的活兒,他們也能獨立完成,兩位姨娘和秋嬤嬤如今也沒有干什么活兒,在黑衣老者認為,她們的身體遠遠不如他們,偶爾做頓飯還行,但一直忙活是不被允許的。

    她們沒有這個資格不斷做事。

    本來肅王府女人就少,要是忙沒了,那一屋子的陽剛氣,愣是沒陰柔氣壓著便失了平衡,不吉利。

    元卿凌回到宮中的時候,大魔還在,本來說住幾天,但是聽五五說那邊出了事,他便留在這里等著,興許自己能幫上點忙。

    留在北唐這幾天,他和徐一也成了朋友,知道了徐一牽掛女兒的婚事,就告訴徐一不需要擔心,緣分早就定下來了,如果他不滿意,大魔可以去找月老,讓月老給糖果兒再物色物色。

    徐一喜歡大魔的原因,就是他吹牛逼吹得跟真真似的,讓人在那一瞬間對他信服不已,但事后想起,就覺得這牛逼著實吹得浮夸了。

    大魔還拍著胸口說,三界之中,就沒有不賣他面子的,他這張臉皮,值錢得很。

    隨著穆如公公的好轉,宮中一切有序且規律。

    穆如公公開始重新培訓一批人,這是他目前認為最迫不及待的事,因為必須要培養幾年,才能夠送到皇上身邊伺候。

    而經過這一次,他也明白到自己的壽命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到了盡頭,一切都說不準,再努力保養身子,也抵不過意外或者是人心的算計,他必須要為皇上物色到最合適的人選。

    宮里頭不缺勤快的,聰明的,機警的,可當全方位考核的時候,他就總覺差點事。

    唉,也是啊,哪里能找出第二個穆如和徐一呢?徐大人倒是年輕,能跟皇上好幾十年呢,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凈身。

    心里頭這般想著,他不禁打量了一眼站在御書房外的徐大人,還是算了,得罪不起袁家。

    晚膳,徐一回去陪家人,穆如公公伺候著帝后,孩子們各有各玩,晚膳是可以不吃的,反正宮里宮外,都不缺這口。

    宇文皓叫穆如公公坐下來一起吃飯,穆如公公搖頭,“沒這個規矩?!?

    “朕的話你還不聽了?”宇文皓板著臉。

    “規矩就是規矩,沒有做奴才的與主子一同用膳,”穆如公公瞧了瞧膳食,香氣撲鼻,不知怎地就餓了,“但若皇上賜食物給奴才,奴才可以站著吃?!?

    宇文皓罵罵咧咧的,給他單獨分了一份,穆如公公便興高采烈地站在一旁端著,等皇上和皇后開吃,他也跟著吃起來了。

    塞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xmp id="e68k4">
    <menu id="e68k4"><menu id="e68k4"></menu></menu>
    <xmp id="e68k4">